欢迎来到国康海外医疗!
你好,请登录 免费注册
2019
11/07
分享

怀疑肺癌前病变:赴日体检让绝望的她终于开怀

今年40岁的王女士在秋季公司组织的体检中,左肺被查出有一个小小的磨玻璃结节,大约有4.5mm。医生表示,肺部磨玻璃结节,英文简称GGN,可能是肺癌前病变或者早期肺癌的一个征象。同时,再结合王女士其余的检查报告,医生告诉她,她很大可能患上肺部非典型腺瘤性增生AHH),也就是肺腺癌前病变


怀疑肺癌前病变:赴日体检让绝望的她终于开怀 第0张


王女士非常害怕和焦虑,在多个日夜的考虑和打算中,甚至已经做好放弃眼前的工作的打算,准备独自一人去远方旅游度过余生。然而,一次和她医生好友的聊天聚会彻底改变了她的想法,王女士在医院工作的好友说起现如今日本精密体检的厉害,她们医院正打算派人前去进修的时候,王女士突然心跳加速了起来。她突然发现自己还想好好活着。

之后,王女士通过她所在公司的渠道找到了国康日本体检中心,并且立即预约了日本精密体检以及日本专家的看诊服务。而国康日本体检中心根据王女士的诉求,给她安排预约了三天的日本体检以及两天的看诊旅程。

国康日本体检中心综合王女士的情况,安排她到日本知名的体检医院——日本三井记念医院做体检检查。三井记念医院历史悠久,成立了已经至少100年,是日本三井集团旗下的综合性医院。该院擅长心血管与消化系统的治疗,相关的体检项目也非常完善,例如肿瘤标记物的检查方面就长达14项。对王女士来说,三井纪念医院是能够完全满足她的体检需求的。


怀疑肺癌前病变:赴日体检让绝望的她终于开怀 第1张

怀疑肺癌前病变:赴日体检让绝望的她终于开怀 第2张

(图为三井纪念医院以及住院楼)


在三井记念医院体检中心,王女士第一天上午的体检项目是一些例如测血压、抽血、B超、胸片等的常规检查。而到了下午,王女士需要进行一个核磁共振检查,该检查大约用时20~30分钟。核磁共振检查的安全性早已经有保障,但是由于用时较长,检查空间非常狭小和封闭,为担心病人出现心理恐慌等意外,三井纪念医院的医务人员给了王女士一个紧急铃。当然,王女士没有用上紧急铃,核磁共振检查就已经很顺利地完成了。

在剩下的两天时间里,王女士相继完成了低剂量螺旋 CT 检查、薄层多层CT 扫描、肺部CT增强、肺活检以及冠状动脉钙化度等相关检查。

检查结果出来以后,日本三井纪念医院的医生告诉王女士道,位于其肺部的磨玻璃结节相对而言比较小,仅有4.5mm,同时在各CT影像中,这些磨玻璃结节呈圆形,边界清晰分明,钙化度也不高,数量也不多,并且位于左肺而不是右肺,因此,基本可以确定,这些磨玻璃结节是良性的。


王女士听完医生的分析后,大呼了一口气。

接下来的两天里,国康日本体检中心带王女士去会见日本一位非常擅长肺癌治疗的专家。该专家结合王女士的体检报告,分析道,肺玻璃结节是一种相对惰性的病灶,进展率很低,但还是有25%以上的概率演变为原位腺癌以及5%以上的概率演变为腺癌。目前王女士的情况还没有符合手术指征,所以保持长期随访很重要,需要连续性地进行CT监测,刚开始至少每3个月到半年进行一次CT检查,之后如果情况稳定可以每年检查一次。随访的意义是为了监测磨玻璃结节是否变大或消化,如果结节直径增大2mm,那么就需要进行手术切除了。

至此,王女士五天的日本体检之旅终于结束,王女士也终于开怀。她感慨地道,“日本精密体检就是我的救星,把我从癌症的绝望中拉了出来,看清楚了癌症的真面目——原来也就那么回事!我不怕癌症啦,我以后要勇敢面对!”


最后,讨论环节——王女士在国内检出磨玻璃结节后,医生为什么不跟她详细讨论可能存在的问题以及提供后续的治疗方案呢?

国康日本体检中心医务官总结道:

情况是这样的。目前我们国内对于肺磨玻璃结节的处理是很乱的,而且比较的不规范。国内放射学界首位博士、上海长征医院肖湘生教授也阐述过他所观察到的国内肺结节影像学诊断中的乱象。他称,“近年来,由于CT的广泛应用,发现了过去拍胸片难以发现的肺小结节,这些肺结节中有一部分是肺癌,但因为良恶性肺结节鉴别比较困难,加上部分医生处理不规范、解释不准确,以致有些人误以为肺结节就是肺癌,在社会上造成一定程度的恐慌。目前,临床上是处理肺结节总体说来比较乱。”


怀疑肺癌前病变:赴日体检让绝望的她终于开怀 第3张

(图为其中一种磨玻璃结节)


详细来说,是因为肺结节基本上由影像学检查发现,<2 cm的肺小结节主要由CT检查发现,所以,肺结节本应由放射科(影像科)作出诊断,再交有关科室治疗。遗憾的是,目前相当多医院的放射科医生对肺结节不作出明确肯定的诊断,诊断报告常常模棱两可,造成患者及其家人恐慌。

同时,有些外科医生看到这种报告,则认为放射科医生没有排除恶性就是手术适应证,给予手术切除,但是,有部分肺结节是根本不需要处理的良性病变,患者无须进行手术这种有创处理,但外科医生并不认为存在错误,而是告诉患者“你可以放心了”。部分内科或肿瘤科医生看到这种报告,有可能对患者进行化疗或放疗,使患者身心受到严重损害;也有些肺结节本来就是肺癌,由于未明确诊断而进行随访,早期病变拖到晚期,使患者丧失治疗机会。

那么放射科医生为什么不作出肯定诊断呢?主要原因有:

①客观上,肺结节鉴别诊断相当难。肺结节种类很多,各类肺结节表现十分相似,区别它们很不容易,结节越小,诊断越难,误诊率很高,目前没有准确的统计数据,初略估计误诊率大约40%或更高。

②目前医生晋升提职基本靠做科研、写论文,还必须发表到国外期刊上去,因此,医生们的主要精力都在学外语、做研究。久而久之,会看病的医生越来越少了。

③重治疗轻诊断的观念仍然起重大作用。例如:诊断收费越来越低,上海CT收费仅170元,使得医院只能对患者进行最简单的扫描,对肺部的小结节根本不能作出明确诊断。

医疗环境所迫。因为经验再丰富的放射科专家也不可能在诊断上永远不错,而在中国,一旦被认定是错误就可能引发医疗纠纷,因此给予不肯定的诊断既省事又安全。


赞 ( 0 )
踩 ( 0 )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