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国康海外医疗!
你好,请登录 免费注册
2020
01/04
分享

他们是一个不幸的家族,多位家庭成员患有结节性硬化症

史先生的家族自从上世纪八十年代有人诊断出结节性硬化病后,一代又一代,总会有一两个家族成员遗传了这种疾病。史先生的姐姐就是在大学一年级时,开始出现头痛和呕吐的症状,她最初将症状归因于流感。但在接下来的三个月中,头痛持续不断,最终变得严重到需要去医院看病。

去医院看诊那天,史女士因为眼睛有着重影的问题,也去看了眼科医生。眼科检查发现她的视神经肿胀,医生说这是脑瘤的强烈提示。第二天,史女士到医院进行了CT扫描,找到了她症状发作的原因:室管膜下巨细胞星形细胞瘤(SEGA)阻塞了脊髓液的流动并引起颅内压的升高。

史女士的家人很冷静,询问医生手术能切掉这个肿瘤吗?当时给史女士看诊的神经外科医师的意见是,只切除部分肿瘤,如果整个肿瘤都切除那么可能会引起史女士其他神经系统的问题。同时由于肿瘤的其余部分仍在阻塞脊髓液,因此史女士进行了两次手术,一次是切除肿瘤,第二次是一个半月后到医院对她大脑进行分流,允许多余的脑脊液从颅骨流到腹部,然后安全地吸收到血液中。两次手术的结合有效地缓解了史女士的颅内压问题,以及史女士因为先天性结节性硬化症导致的神经系统症状。


他们是一个不幸的家族,多位家庭成员患有结节性硬化症 第0张

(图为结节性硬化症ct扫描图)


但由于史女士身上的这种遗传疾病彻查起来太难,并且治疗上也非常棘手。史女士的医生建议史女士到美国哈佛大学附属医院进行基因筛查以及治疗。由于史女士的家人享有国康健康的会员服务的,因此他们便委托国康的海外医疗中心办理了海外就医的服务。

国康海外医疗中心很快就给史女士预约到了美国哈佛大学附属医院的看诊资格。在这个医院里,擅长和熟悉结节性硬化症的神经外科医生对史女士进行了检查评估,之后还对史女士所有的直系亲属进行了评估。史女士的堂姐堂兄以及他们的父亲,都基于以下两个主要诊断特征被诊断为结节性硬化症:大脑中的块茎和三个以上的黑色素斑。

这一轮检查之后,史女士的家庭怀疑他们所得的这种病是由他们的奶奶所传染下来的,尽管她老人家从未被正式诊断过,但他们回忆了她一生中也出现过非常多的和结节性硬化症一致的症状。经过这一轮检查之后,美国哈佛大学附属医院的医生基本上可以确定,该家庭中所有患有结节性硬化症的成员均受到轻度感染,而这种情况就非常的不寻常了。

通常,隔了一代后这种病的变异性更大,尤其是神经系统并发症,例如癫痫发作、认知障碍和行为问题。除了史女士脑瘤所引起的并发症以及他们的一个表兄弟的癫痫发作,目前来看,结节性硬化症对这个家庭的影响很小。但医生表示,无法预测结节性硬化症未来还会如何影响他们的子孙后代。

另外,史先生已经结婚,并且有了两个小男孩。这两个男孩都被诊断出患有结节性硬化症,并且都受到了轻度影响,其中一个小男孩确实确有癫痫发作,并且在他1岁多蹒跚学步的时候服用了1年半的抗癫痫药。

最后,美国哈佛大学附属医院对于史先生史女士一家人的基因筛查已经结节了。他们的结论是,结节性硬化症在他们身上产生的影响会随着时间而改变,因此被诊断出结节性硬化症或者相关症状的都需要继续定期监测该疾病的任何征兆。他们郑重表示,早期干预是预防结节性硬化症引起重大问题的最可靠方法。为了及早发现潜在的问题,史先生的两个儿子都接受了定期的结节性硬化症筛查,包括对可能受累的大脑和肾脏进行测验。当他们长得足够大时,他们将接受遗传咨询,以了解将结节性硬化症遗传给自己的孩子的风险。


赞 ( 0 )
踩 ( 0 )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