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国康海外医疗!
你好,请登录 免费注册
2019
12/21
分享

因为甲状腺手术受伤的声带,又被手术修复了

孙女士是某大学的一位退休女教师,由于曾经接受过比较复杂的甲状腺手术,她的左声带因此瘫痪,她的声音和交流能力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削弱。

一次偶然的机会,孙女士和国康海外医疗中心的医务官有了比较深刻的接触,医务官和孙女士聊起国外的医疗情况时,说道,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附属医院的耳鼻喉科技术非常强大,已经强大到能进行声带修复,恢复失声人群的语言能力。

孙女士听完以后非常感兴趣,于是拜托了国康的医务官着手预约和安排。

孙女士已经63岁,患有一系列健康问题,例如,她手臂上有着不明原因的顽固疼痛、贫血以及吞咽困难。曾在2009年,被医生诊断出患有严重的食管裂孔疝和甲状腺结节

孙女士回忆道,当时的甲状腺结节有乒乓球那么大,但是受影响的面积却有一个汽水罐那么大,因此受结节的压迫,她的食道和气管变成扭曲的C形,从而难以呼吸和吞咽。

因此,当年孙女士做了手术来移除甲状腺结节。2014年,她又做了治疗疝气的手术,而在3年后,也就是2017年,内窥镜检查显示她的疝气修复术已经“失败”,并伴有甲状腺结节的大量再生,因此孙女士接受了机器人手术来移除它们。

但是机器人手术后,孙女士发现自己已经不能说话。该手术使得孙女士的一条声带直接瘫痪,而这是甲状腺手术后可能发生的并发症。当时,有一位专家在孙女士受影响的声带中植入了一个植入物,并告诉她,通过治疗,情况会有所改善。

孙女士因此和她的康复治疗师一起努力,但即使在康复治疗六个月后,她的声音也只是恢复了一部分。对于孙女士的这个情况,一位喉科专家曾表示,30%到40%的声带麻痹患者做过颈部手术——尤其是甲状腺手术。

但这对孙女士来说,平日喜欢高谈阔论,和朋友、家人,尤其是和孙子孙女们都有着说不完的话的她,要接受自己几乎无法开口讲话的事实简直就是要剥掉她一层皮。

因此,孙女士最终听从了国康海外医疗中心医务官的建议,“去修复声带最好的地方——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附属医院”,试着找回自己的声音。

2018年12月,孙女士和她的丈夫来到了·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附属医院。孙女士回忆道,“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有种温暖和治愈的感觉。”孙女士说:“我们一走进去,就有人微笑着帮助我,告诉我去哪里。” 当孙女士遇见她的外科医生时,这种美好的感觉还在继续。


因为甲状腺手术受伤的声带,又被手术修复了 第0张


“他让人感觉很受尊重,”孙女士说,回忆起她和她的外科医生第一次会面的场景。“当他走进房间时,他握了握我的手,把我当成他唯一的病人对待。他显然已经看过我的记录,并准备和我讨论一个行动方案。他看着我,不是电脑。”

孙女士的外科医生看过孙女士后,仍然是劝导孙女士进行1~3个月的语言治疗,之后是再次手术。但前者让孙女士感觉疗效差强人意,后者则是让孙女士担心,因为她在第一次手术中已经经历了太多的不适。

为了测试进一步手术可能带来的好处,孙女士的外科医生给她注射了明胶——一种简单但暂时的治疗方法,孙女士发现她的声带变得更大了,她的声音又回来了。

因此,孙女士和她的外科医生一致认为,对她现有的声带植入物进行手术修正是她寻求更持久解决方案的最好希望。而在手术开始前,孙女士的外科医生还向她保证,她会在手术过程中感到镇静和舒适。

手术成功了。孙女士的外科医生为她修改了声带植入物,使得声带能够更好地接触,孙女士的声音立即得到了改善。“麻醉师很棒,”孙女士说道,“手术和以前相比,一点也不痛苦。”


赞 ( 0 )
踩 ( 0 )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