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国康海外医疗!
你好,请登录 免费注册
2019
12/14
分享

10多年的椎间盘突出令他几乎只能卧床,到美国手术后,他能拄拐杖走路了

2017年,罗先生在国康海外医疗中心的预约下,来到了约翰·霍普金斯医院治疗他那已经几乎无法动弹的脊椎

罗先生在过去的10年来,一直与胸椎间盘突出症作斗争。并且,在他与国康海外医疗中心接触时,他的椎间盘已经突出并且钙化,变成了骨头,压迫着他的脊髓,产生极度的疼痛、虚弱、麻木甚至瘫痪。医生告诉他,他的病情非常严重,可能会死亡。最糟糕的是,他再也不会走路了。

然而,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罗先生却得到不一样的信息。

罗先生回忆起他第一次拜访约翰·霍普金斯时,那里的神经外科医生给了他一个很积极的诊断。而在那之前,罗先生已经尝试了多年的物理疗法、按摩和其他疗法,并在国内也进行了一次紧急手术,但当时罗先生的伤势非常危险,医生害怕损伤他的脊髓,在手术过程中就放弃了尝试。

而约翰·霍普金斯的神经外科医生却说,罗先生的情况很罕见,也很难治疗。胸部从病人的脖子底部延伸到背部顶部,就在肺部后面。而胸腔完全包围受影响的区域,通常使其比颈部或下背部更稳定。也就是说,数百万人中都是颈部或下背部椎间盘突出,但罗先生却是胸椎区域突出,这种情况非常罕见。


10多年的椎间盘突出令他几乎只能卧床,到美国手术后,他能拄拐杖走路了 第0张

(图为腰椎间盘突出伴随胸椎间盘突出,例图)


椎间盘突出是椎骨或脊柱单个骨骼之间的盘状衬垫出现问题。由于椎间盘外部坚硬,中心较软,当椎间盘柔软的中心凸出进入椎管时,就会出现疝出。而椎管容纳着脆弱的脊髓。因此,当罗先生突出的椎间盘随着时间的推移钙化了,产生了一块骨头,疼痛就会压在他脆弱的脊髓上,使得他动弹不得。

约翰·霍普金斯的外科医生解释,为什么钙化使罗先生的情况变得特别复杂。他说:“与手术中可以更容易梳理的软椎间盘不同,罗先生的情况是在他钙化的椎间盘上钻一个洞,但这个洞离脊髓只有2.5厘米,也就是离完全瘫痪只有2.5厘米。通常,钻一个洞后产生的碎片会粘在脊髓或脊髓的覆盖物上,如果切除会导致脊髓反应过度以及瘫痪。”

而该院的其他外科医生则告诉罗先生,他们将通过两个独立的手术来完善这个手术。第一个是八小时的手术,从他的身体前部开始,这是一种经胸手术,外科医生通过胸腔进入肺部。这会导致气胸,将空气引入胸腔,并使肺部放气,到达脊柱的问题区域。在第二个八小时的手术中,外科医生会从他的背部进入,稳定背部并对脊髓减压。这两个独立的手术操作需要两天的手术室时间和总共16个小时的麻醉时间。罗先生听后很害怕。

“这是一个高风险的操作,”约翰·霍普金斯的神经外科医生说道。“但这是可行的,虽然它确实伴随着巨大的风险。一般来说,在手术室呆的时间越少越好。当然,如果我们能侥幸逃脱一次手术,那可能是件好事。”

于是,接下来约翰·霍普金斯的神经外科医生们,又设想了另一种更低风险的解决方案。通过显微镜技术,钻了钙化的脊柱,移除堵塞脊髓的大钙化块,在脊髓上就只留下一层微米大的蛋壳层。当然,这一方案需要先进的术中成像和神经监测,这样才能确保神经外科医生能够精确而自信地操作。


10多年的椎间盘突出令他几乎只能卧床,到美国手术后,他能拄拐杖走路了 第1张

(椎间盘突出会压迫邻近的神经)


罗先生同意了最后这个手术方案。这个手术总用时仅仅4个小时,手术还非常成功。当然,保障罗先生手术成功的不仅仅是手术方案,还有实施手术过程中的富有经验的麻醉师和神经科医生来监控腿部神经发出的信号;另外,术中电脑断层扫描来确保钙化椎间盘的充分切除和脊髓的减压;最后,还需要一个有经验和判断力的神经外科医生,来确保最后手术的安全。

手术后一年半,罗先生的预后良好,并且已经有了显著的恢复。虽然罗先生不是100%恢复,因为罗先生的脊髓在到达约翰·霍普金斯医院治疗之前已经出问题很久了。但是,如果的罗先生已经从当初的卧床到坐轮椅到如今拄拐杖,说明他的神经问题是已经明显减轻了。

而来约翰·霍普金斯医院之前罗先生也认为自己再也不会走路了,但国康海外医疗中心的医务官前去回访他的时候,罗先生对如今自己的所能取得的进步感到很高兴。“好多了,”他说。“我还是感到疼痛,但肯定的是疼痛相比之前已经减轻了。我虽然行动上仍然会受到一些限制,但是我已经能够自己完成日常的活动了。”


后记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神经外科团队在许多复杂的脊柱手术中都有经验,比如吉尔氏手术。他们在治疗关节炎等疾病方面有丰富的外科经验。如腰椎狭窄症腰椎滑脱症、腰椎骨和椎间盘的错位、退行性脊柱侧凸、脊髓受压颈部狭窄椎间盘突出。最重要的是,该医院的神经外科团队,有着100多年脊柱手术的集体经验。  


赞 ( 0 )
踩 ( 0 )
为你推荐